Sevesnape

戒断症状。
慎思笃行,推陈出新。




战拖,不鸽。
日常吸P。

【杂说】什么叫脆皮鸭文学?

大概皇城烤鸭皮脆,卷面皮入口,极脆极酥,穿肠过肚解千愁,速食一流。

所以脆皮鸭文学大抵如此。不求留什么细枝末节,能有个把模模糊糊的的影就不错。也就是换了名的开胃菜,作来下酒罢。

至于上啥正菜配啥酒,那就是青菜萝卜各有所爱了。






















『今天和阔别两年的同学聊起来。很想让他停止喜欢mxtx,特意写了很认真的心里话,没回应。
压抑,完全不知道这种事情到底该怎么办。向来对他人的弯路有强烈的责任感,极害怕他们也和我一样走上一条见鬼的道路,把自己的遗憾强加在别人身上而不顾感受。也不知道怎么去感知他们的想法。
这种給自己和关心的人都带来不适(毕竟痛苦的只有一个人而已)的事情是不是早该停止?』

关于我为什么喜欢喻文州。

喜欢喻这事大概跟对叶无感是成套的。毕竟我们大部分人都不是叶神,没那个能耐如此轻而易举找到自己喜欢的东西并恰好擅长。可能我13岁前以为自己也这样无所不能,也能在热爱的领域出类拔萃。可是13岁的我只留下模糊的痕迹,像阳光下逐渐蒸发的水痕,而他现在已经差不多消失了。
但唯有梦是不变的。至少我相信,且希望它是不变的。
喜欢可能源于相似。然而我没有那份冷静,缺乏执着与恒心。喻文州走出了一条路,我没有。
但就算这样——

“对一个人无关紧要的事,可能压垮另一个人。”

“对一个人无关紧要的事,可能压垮另一个人。”

【喻文州中心】Letter Song

致十年后的我——

故事的开头是盛夏。

夏天,永远是夏天。G市的夏天是天空里的那抹蓝,是绿荫下是蝉鸣惊雷,是浸透校服衬衫的汗水,是漫长记忆里无休止的音符。

训练营没有夏天。不止夏天,蓝雨训练营是没有季节的,百来号衣着相同的营员拥在整齐划分的两层楼,训练室里风扇把空调的冷气吹开,让边边角角的水雾模糊掉每个人的棱角,只剩下那一双双放光的眼睛和莹莹的屏幕。

喻文州在休息的间隙有时候会恍惚,觉得这两层楼像囚笼一样牢牢缚紧他展翅的欲望,亮着的屏幕也像张嘴的鲸,把那一点点的的希望吞食殆尽。明明是自己选择的道路,明明是想过的生活,为什么熟悉的房间如此面目可憎,为什么周围的人们如此嘈杂,为一点叽叽歪歪的小事大声抱怨,为毫无意义的冷笑话大笑出声 。

他没办法再呆下去。没有人会注意到一个人的消失。喻文州躲过职业选手的会议室,快步下楼,最后站在楼后一片阴影下的空地上。

他抬起头——天空湛蓝如斯。

夏天到了啊。喻文州后知后觉地想。都快一年了。

他背靠墙壁站了会。汗水顺着他的脸颊流下,消失在衣领里。他闭上眼睛,强迫自己不胡思乱想,专注于刚结束的战局,冷静下来思考每一个为失败钉上钉子的错误,想象每一个转折点不同选择带来的新的可能性。

太热了。这个念头刚蹦出来就占据了他的整个大脑。太热了。喻文州抬起头。他站在阴影里,可阳光照样一股脑地灌进他眼中。天空如此湛蓝,没有云,大门口的梧桐里蝉鸣震天响,他背靠的老式楼温度不是很高,白漆已经脱落了几块,墙角有几个清晰的脚印,蹭一蹭还会有灰掉下来。

他躁动的心突然就平静下来。

有段时间“打不好就回去读书”的念头像扎了根的种子一样在他心里疯长。明明是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这的念头——喻文州,或者喻文州眼里的自己,是绝不应该存在后悔的——可是周围的三言两语,电话中父母的欲言又止,煽起了这小小的火苗,让星星之火竟有燎原之势。还有黄少天。尤其是黄少天。

在加入训练营之前,“输”这个字眼在在喻文州字典里只有铅印的注解和别人口中的转述。喻文州不会有失败——这不是一句空话,而是一个事实。从小接受的精英教育让他对优秀习以为常,对不论课内外的拔尖淡然处之。在十五岁之前他早已考完了钢琴十级,参加过省级辩论赛,创新大赛的奖杯只是数不胜数的奖项中的一个,成绩保持在学校前三。他有过早的成熟和稳重的性格,而这让普通意义上的成功看起来唾手可得。

在十五岁那年,他选择了荣耀。

之后整整一年——他不愿去回想——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抛出的石子不能收回,他唯一能做到的只有一个。

一年了。

G市总是在变化的。中考过了,于是又会有新的全省第四,也总有新的比赛优胜者,可那有怎样呢,这和他已经完全没关系了。喻文州的战场已不在那里了。

他直起身,迈出阴影,踏进阳光下。

我想我确实是喜欢这个人。他的不完美也好都因是他的一部分而如此美好。
而我希望很多年后,我能成为像他一样的人,也依旧这么这么的喜欢这个人。

【黄少天中心】六甲海

在训练营真正意义上见面的更早之前,黄少天已经单方面“认识”过喻文州。
他三年级被他爹从G省不知哪个连移动都只有一格的小破村拎出来,一把扔进了G市这锅大杂哙。大概是他爹转正后总算是想起来还有这么个熊孩子,他妈带完高考毕业班发现三年没管这儿子竟然还能茁壮长到一米三,心怀愧疚地把他打包扔进了附近的小学,附赠暑假硬笔小号班。
屁话。黄少天抱着崭新的小号,窝在训练室的一角,恨恨地盯着眼前乱七八糟的蝌蚪们。他的座位靠门,一丝丝属于夏天热气从门缝里溜进来,不轻不重地在他的心上挠痒痒。夏天多好啊,黄少天出神地想,有从井里捞出来的西瓜,有小卖部五毛一把的小冰棍,姥姥家的歪脖子枣树今年肯定又结满了果子,话说今年我还一个都没尝呢……
广州有什么好!还有这破班!还我暑假!
黄少天坐不住了。趁老师在前面低头指导,门悄无声息拉开一条缝,转眼就没了踪影。
G市的小学,总归是有点不一样的。比如小而精致的四层艺术楼,走道在楼外巨树的阴影下竟然有几分曲径通幽处的味道。黄少天不知道什么叫曲径通幽处,但柳暗花明又一村他还是知道的,就像他为避开老师从侧边楼梯溜下,意外听见了礼堂里的琴声。
钢琴——礼堂里只有这么个能算上乐器,所以当然是钢琴——大,沉稳,冰冷,和黄少天知道的所有乐器都不一样。它不像随手能掏出的口琴,不像他刚抛下的锐朗的小号,不像他姥姥家温暖趁手的葫芦丝。黄少天从路过时的偷偷一眼中看见这庞然大物,敬畏与疏离感油然而生。
而现在居然有人在弹。
“喻文州?”他重复了一遍,“喻文州?”
郑轩游戏正在兴头上,懒得理他,随便嗯了一声。
“喂,这不科学啊,你们怎么认识的?”
“就那样呗,你不认识?”郑轩用手肘侧开黄少天凑近的身体,“远点,我玩游戏呢。”
“他在我们那练琴。”黄少天锲而不舍地探过身,充分发挥了一位苗正根红的好少年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坚持,“快说你们怎么认识的?快说!他在我们学校那么久了我们都不认识!我连他名字都不知道!你这人怎么回事啊?这么至关重要的军事情报也不分享一下?以后还能不能愉快玩耍了啊?啊!”
“叫你闭嘴!”郑轩崩溃地把灰下去的“GAME OVER”摔在沙发上,“能不能让人消停一下?”
“不能。”黄少天冷酷地直起身,

                     当你停止创作,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作。

自勉。

【伪粮食】灭绝星辰不是一把普通的扫帚


#而是可以变大变小变漂亮的光轮2000#

*王杰希のHP  paro,重度ooc,作者脑洞自娱自乐系列
*题梗来源于 @谦和 大大。paro脑洞来源于某位忘了名的大大王杰希×伏地魔梗【如果有人认识这位大大烦请告知】
*原谅一个妄图发文的手残党

0.0

他听见一阵嘶嘶声。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滑动。朽坏受潮的木板发出嘎吱嘎吱的呻吟,粘腻的感觉流连不去。声音越来越近——
他看见一双澄黄的眼睛。

1.0

王杰希从梦里惊醒,额头一刺一刺地疼。抬头看见一个巨大的鸟笼在头顶一尺处摇摇晃晃。他眯起眼,就着昏暗的灯勉强看清一个凑出了窗户模样的笨重框架。

五好青年王杰希,在那只白色影子落到窗台上时,觉得自己已经可以淡然接受这一切了,包括从麻瓜变成巫师这件事。

“海德薇?”他试探地叫了声。雪鸮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把爪里的死老鼠扔在窗台上。

“谢谢,我……”肚子不合时宜地叫了起来,他把“我不饿”咽回去,“我该下楼吃晚餐了。”

海德薇不屑地看他一眼,开始解决它的晚餐。

1.1

王杰希冷漠地看着盘子里可怜巴巴的几块土豆、一小堆胡萝卜丁和青豆的混合物、连汤汁都没有的可能是肉块的东西,开始怀疑人生。

我是谁我在哪。他看着桌对面的达力三口解决了“晚餐”,在佩妮姨妈“达达小宝贝我们说好了只有这么多”的背景音下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一口未动的盘子,麻木地怀念起微草出门左拐的爆肚与汽锅鸡。机械的咀嚼中达力的望向这边的眼神由渴望变为愤恨。当他吞下最后一口走回房间时,深刻地感受到自己的心与胃一样空虚。

王杰希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他冷静把箱子从床底下拖出来,挑了几件衣服塞进背包。不起眼的小口袋里倒出一把加隆和西可,数出够付骑士巴士的车费后他把口袋也一同塞进背包。海德薇歪着脑袋看他有条不紊地准备逃跑,爪子无聊地拨弄一个似乎是徽章的东西。

好容易那堆乱七八糟的杂物堆中翻出了课本。理智地遏制了猛亲《标准咒语,三级》的念头后,他把诸如《强力药剂》的课本统统扔进背包。在看见《飞天扫帚护理手册》后,王杰希终于意识到一个严肃的问题。

“我扫帚呢?”

1.2

海德薇从喉咙里发出了奇怪的咕咕叫。王杰希环视一周,一根长条型的东西躺在角落里,近些能看见包裹它的《预言家日报》上丽塔•斯基特正朝他抛媚眼。王杰希强迫自己深呼吸,然后严肃地、庄重地、满怀期待地一把扯开报纸——

然后他看见了一把伪装成光轮2000的灭绝星辰。

王杰希沉默。王杰希心如死灰。王杰希痛不欲生。

已经没有什么能打击到我了。灭绝的不仅是星辰还有我幼小的心灵。我已经是大难不死的男孩了。麻木地拎起灭绝星辰后,王杰希想。

然后他望向雪鸮,猛然惊觉:

“我魔杖呢??”

他觉得海德薇一定是怜悯地看了他一眼。她扇扇翅膀落到王杰希肩上,又发出了那种奇怪的咕咕声。

然后王杰希手里的灭绝星辰的帚尾就一点点缩进去,整只慢慢缩小,最终它不动了 。一根约十一英寸长的魔杖正握在他手里。

王杰希:“……”

本着槽点太多无处可吐的心态,王杰希随手把缩水版的灭绝星辰塞进外衣口袋,决定不去管这根伪魔杖是柳木冬青木接骨木有没有龙心弦凤凰羽独角兽的毛,深呼吸后,人生第一次顺着墙外的输水管爬下了阁楼。

2.1

王杰希躺在破斧酒吧二楼狭窄的客间里,发誓他宁可直接用灭绝星辰飞过来都再不去尝试该死的骑士公交车。

土生土长的北京人王杰希自诩没有能让他晕的车,就连方士谦的车他也能面不改色地上,毕竟他才是那个能在南六环飙出飞一般感觉的男人。所以在小惠金区到伦敦的前2/3他不但自我感觉良好,甚至生出点睡意——看着公交在寂静无人的宽阔道路上偶尔刮蹭点花花草草房檐墙角着实无聊。在快到10:00时他隐约听见点钟声,打了个哈欠准备睡完余程。

那时王杰希还不知道已经进了市区,还没有被厄恩•普兰支配的恐惧,还对夜伦敦一无所知。

他是被急刹车冲醒的。

王杰希被重力加速度狠狠地拍在椅背上,和公交车上一切可移动的双层床啊长凳啊一起不受控制地向前冲去。他一把抓住背包的肩带,硬生生憋回了一口“fuck”。

缩短的车身慢慢恢复原长。王杰希听着斯坦习以为常地哼着耳不忍闻的小调,无比清醒地看着车前的老奶奶慢悠悠地踱过小巷,忽然想起某天路灯下方士谦的长长的影子,随着那人的步调摇摇摆摆,晃晃荡荡。

然后公交再次开动。

躺在温暖床上的王杰希表示他并不想再回忆之后诸如从并行的双层巴士之间穿过等此生再也不想体验的惨痛经历。他从口袋里拔出灭绝星辰,摸出《标准咒语,三级》,准备好好利用这个注定无眠的晚上。

2.2

王杰希盘腿坐在床上。

天刚破晓,酒吧里的嘈杂透过几乎没有隔音效果的墙传来。脏得发灰的运动鞋旁边,几只僵直躺尸的老鼠见证了“障碍重重”“统统石化”“速速禁锢”的完美运用。

王杰希勾过鞋,伸个懒腰,顿感精神饱满。趿着运动鞋准备推开房门时,他突然想到什么,又把灭绝星辰从刚放进的口袋里拔出,在空气中划出微妙的弧度。

一些银色的气体从尖端冒出,很快消失在晨光下。

         ——“竭尽全力回忆某些很快乐的事情”——

王杰希想起第五赛季微草夺冠,聚光灯下的山呼海啸,一遍又一遍重复的队名,握在一起的手……

气体多了些。看起来像一团银色的云雾。

             ——“希望、快乐与活下去的愿望”——

王杰希回忆起那个冬天某人理直气壮来找自己的神情,不满与信任在他身上找到了很好的平衡点,极度的骄傲与自信一览无余,“王杰希,打法之类你爱怎么改怎么改!就你一个我有什么好怕?八个你我也奶得起!”

云雾涌动变换着,急迫地想挣脱无形的束缚。

                         ——“护卫 与 盾牌”——

“呼神护卫。”

气体喷射而出。银色的白头海雕在狭束的房间内一圈又一圈地盘旋。空间太小,完全翼展后翅膀堪堪擦过壁面,带起一圈圈银色的涟漪。

王杰希伸手,它便减慢了速度,在他手臂旁似有若无地蹭了蹭,随即展翅加速冲出了窗棱,消融在愈发灿烂的日光下。

海德薇不再啄僵死的老鼠,微微抬头冲发愣的王杰希叫了几声。他缓过神,匆匆把魔杖——是不是灭绝星辰都好——粗暴地塞回衣袋,推门而出。

门在他身后关上。海德薇顿了顿,可能是因为那个对着不再现场的队友们露出的、王杰希从未想过的、几乎不属于他的微笑,扑扇了几下翅膀后,嫌弃地踹开了三只死老鼠。

3.1

包背金加隆,身着巫师袍,手握灭绝星辰的王杰希踩着对角巷里并没有高出普通路基的干燥石块,无端生出一股三次元扫雷的快感,于是走位愈发风骚,甩包姿势愈发放荡不羁。纯血统巫师王杰希不由感叹:生不逢时,天妒英才,白瞎了我如此优异的天赋——

路过某条脏兮兮的阴森小巷时,王杰希忽然有个大胆的想法。

拐进博金-博克之前王杰希还没怎么细想,但进店后琳琅满目稀奇古怪的玩意简直目不暇接。他在装有一个水晶球(预见未来,不可触碰)的玻璃箱前好奇地站了会,转而欣赏另一个垫子上干瘪的人手(烛光仅为拿着这只手的人照明。小偷和抢劫者的好帮手)。余光瞟见两个人挤在一个柜子前,王杰希正好奇那是不是传说中的消失柜,就看见一个人扭过头来,正对上他的眼睛,并略微朝他点点头。

青年时代的汤姆•里德尔向他致意。

王杰希:这不对。我明明感觉头疼。……等等他还认识我?什么情况?!

另一个顺着同伴的目光望过来,朝他咧开一个笑:
“哟王杰希?你也来得挺早啊。”

王杰希面对德科拉标志性的马尔福式微笑,第一反应是:你们马尔福家的笑难道也属于遗传基因中不可逆转的一部分吗?

“你怎么没穿院服?”

王杰希冷静地回答:“我的短了。准备去摩金夫人那改。”

我居然不是鹰院??我守护神都是白头海雕我居然是蛇院??这又是什么操作?因为我大微草绿就一定是蛇院吗??王杰希内心愤怒如黄少天,还要精分安慰自己斯莱特林也是极好的,能结交未来的伏地魔和马尔福家继承人,表面还要波澜不惊,充分展现作为一名纯血统斯莱特林的精明与强大。

德科拉理解般点点头。汤姆侧身让出一块空地,王杰希挤进去。黑木的柜子不大,但看上去很沉,紧紧贴住墙角。

“这是……”

“消失柜。”里德尔肯定了他的想法,“与有求必应屋里的因该是一对。这边放的东西那边可以接收。”

“并且不用幻影移形就能转移,人也行。”马尔福补充。

王杰希不是很想好奇他们是怎么知道这一点的。“也就是说,我从这能直接进入霍格沃茨?”

他没等两人回答,一猫腰钻进柜子,紧紧闭上柜门。
外面很安静。王杰希打开柜子——

【然后他就进入了纳尼亚(不是)】
【不知道有没有后的】T.B.C
【其实我都想好结局了就是脑速大于手】
【努力更文】

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刷题一时爽,理错火葬场。